村委一年旅游考察开支24万余元 干部称账目没问题

时间:2019-06-11  author:冼槎芮  来源:永利皇宫官网  浏览:98次  评论:153条

  在换届选举前,武鸣县双桥镇伏林村的村委会主任公布了当届村委账目。其中一项表明,2010年一年的旅游考察开支高达24万多元。许多村民对此疑窦丛生,几个老村民找到旅行社查出当初的市场报价和行程表,结果发现其中一笔去北京“6日游”的费用,村主任公布的账目比旅行社当时的标价高出一大截。而当时的村主任、现任村支书阮超恒则称,村委这笔去北京的旅游账目“实事求是”,村民的告状是“个别人在搞事”。

  旅游考察费开支大引起质疑

  2011年12月27日,伏林村几名五六十岁的村民,拿着上届伏林村委公布的账本找到记者,称村委账目存在“做账”嫌疑。一名60多岁的林姓村民说,伏林村2008年下半年总收入为5.9万多元,2009年总收入为16.6万多元,2010年该村总收入暴增到753.7万多元,其中730多万元为征地款。“一有钱后,上届村主任花钱就不得了了,仅2010年村里的旅游考察开支就达24万多元。换届选举前村委账目公布后,村民们议论纷纷……”

  村民们提供给记者的上届伏林村委收支账目,是2011年7月25日公布的。其中2010年总收入为753万多元,总支出为528万多元。这名姓林的村民指着账目说:“在2010年的34项开支中,仅外出旅游考察就占了6项。上届村主任等人除了在区内旅游考察外,还去了海南、贵州、北京,从村里公款开支达24万多元。”

  据介绍,伏林村有800多户人家,三四千人口。

  村委账目与旅行社报价不符

  另一名村民说,他们觉得村委账目“不正常”后,当即向镇里、县里有关部门进行反映,然而却没有结果。“后来有人告诉我们,光有疑问还不行,反映问题也要有真凭实据,才方便有关部门调查。”于是这名村民和村里的一些老党员、村民代表一起查找证据,但由于拿不到原始的收支单据,也得不到与开支有关的单位和个人的配合,他们的调查停了好几个月。

  2011年10月中旬,村民们得到了热心人的指点,知道可以去找旅行社查找当时的市场报价。很快村民们找到了2010年10月他们40多个“村民代表”去北京旅游的同期市场报价,仅为2280元/人。后来,他们又意外找到当初跟团出发时旅行社发的日程表,上面标价也仅为2660元/人。一名村民拿出报价表告诉记者:“在上届村委的收支账目里,村民代表去北京的考察费是189992元,其中村委财务开支166717元,村民自费23275元。”

  村民们说,当时村民代表每人还要交500元,才能参加旅行社组织的去北京“单飞单卧6日游”。对此,上届村主任解释说是旅行过程中的自费项目,需要村民代表们自己交这500元。“我们通过收支账计算,全村有46人交钱去,除了自费部分,村委财务给每名村民支付了3600多元。村委公布的账目比旅行社的多了一大截”。

  村支书称“6日游”开支实事求是

  2011年12月28日下午,记者在武鸣伊岭岩大门口见到了伏林村上届村委会主任、现任村支书的阮超恒。一看到记者拿出村民们提供的账目,阮超恒就说:“这个事情,县里相关部门七八月份的时候就来过问过了,没什么事。这是村里个别人想搞事,乱反映的。”

  阮超恒告诉记者,2010年10月他组织49名村民去北京进行“6日游”,村委财务为每人支付了3400多元。“到北京旅游6天,其他单位去都是花六七千元,我们只花了3400多元,账目是很实事求是的。”

  对于村民反映该村2010年旅游考察费用开支过大、旅游考察次数过多,对大多数村民不公平、不合理的问题,阮超恒说:“这些旅游开支是3年的旅游开支,不是2010年一年的。”记者拿出账册问为何账上记录这些旅游考察费用均为2010年所开支时,阮超恒避而不答。

  12月30日下午,伏林村一名姓阮的30多岁村民告诉记者:“我当时也去参加北京‘6日游’了。整个旅行都是按旅行社的行程表走的。因此我们认为村委账目开支,是故意把去北京的旅游开支‘做大’了。”在伏林村的村民们写给有关部门的举报材料中,村民们写到“上届村委公布的账目中,仅去北京‘6日游’一项的账目开支,与实际开支出入8万多元,因此向检察院进行举报。”目前检方正介入调查。(南国早报 记者 黄康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