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服务员刺死官员案:涉色情服务宾馆经理被传唤

时间:2019-07-30  author:仲鹎  来源:永利皇宫官网  浏览:72次  评论:46条

  字幕:湖北恩施州优抚医院

  邓玉娇:爸爸,他们打我!

  解说词:

  究竟是正当防卫,是防卫过当,还是故意杀人?本周,一个看似普通的刑事案件,甚至引发了全国性的大讨论。邓玉娇,这个22岁的普通宾馆服务员,因为拒绝为客人提供特殊服务,最终引发了一起命案。而由于被公众的强烈关注,邓玉娇也成为了巴东县有史以来最特殊的一个犯罪嫌疑人。就在湖北恩施电视台在上周四发布这段仅有25秒的视频时,邓玉娇正在恩施州优抚医院等待接受精神鉴定。此时距离“5•10案件”发生已经四天,在5月10号的那个晚上,当野三关镇雄风宾馆KTV的服务员邓玉娇对镇招商办主任邓贵大挥刀相向时,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

  字幕:2009年5月18日 距离5•10案发8天

  巴东县公安局发布第二次案情通告“以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对其立案侦查”。

  解说词:

  本周一,社会舆论的强烈关注,促使巴东县公安局发布了最新的案情通告。而这份通告,认定邓贵大向邓玉娇索要的是“异性洗浴服务”;而在争执过程中他还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最终导致在“水疗区”的邓玉娇拿出一把水果刀起身向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在这起涉及“官员、女服务员、特殊服务”等敏感词汇的刑事案件中,案情每一个细节的修正,都将直接关系到案件如何定性以及邓玉娇的刑罚。

  照片+字幕(打字音效)

  犯罪嫌疑人邓玉娇,女,生于1987年,野三关“雄风”宾馆服务员。

  照片+字幕(打字音效)

  死者邓贵大,男,生于1965年,野三关镇政府项目招商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音乐+案发现场画面+一组同期:

  记者:当时是不是客人确实也提出来一些过分的要求?

  野三关雄风梦幻城水疗区主管

  当时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吵架了。当时我是听到客人说用钱砸死她之类的话。

  她被激怒了,没有说话。两个客人把她一推,推到沙发上。

  案发现场画面

  《南方都市报》记者 龙志(电话采访)

  大家都会议论,当然他们讲的信息都是社会上的传言,甚至里面有好多是自己加工的一些东西。

  解说词:

  发生命案的梦幻城在事发第二天就被关闭,如今人们也只能从这个打碎的烟灰缸,尽力想像一下当时的场景。本周,对于10多天前这起命案现场的描述,各种各样的版本依然在这个人口仅5万人的小镇上流传;而由于巴东县警方曾在邓玉娇包中发现用于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并把她送往当地的优抚医院接受检查,邓玉娇的精神状况也一度成为案件令人关注的另一个焦点。公众对“邓玉娇案”的关注,打破了野三关镇往日的平静,案发两天后,巴东县委就召开了全县干部整风大会。而来自媒体的各路记者、律师、甚至热心网友,则源源不断地赶往这个偏远的鄂西小镇。

  记者:你对她有什么样的印象呢?

  野三关雄风梦幻城老板 赵雄

  我觉得这个女孩儿好象看不出来有什么精神方面的问题,但是事后通过员工了解,她一直在吃治疗精神病方面的药。

  优抚医院主治医生:

  送来就不说话,有时候有点哭。

  邓玉娇母亲 张树梅:

  她已经有三年的病史了,她得了抑郁症,一直在治疗,在浙江治过,在武汉治过,在恩施优抚医院也治过。

  解说词:

  本周三,办理了恩施州优抚医院出院手续的邓玉娇,被警方送回到巴东县看守所。与此同时,媒体对邓玉娇出事前的报道,也越来越详细。比如她2007年在浙江打工时,就开始遭受失眠和抑郁的困扰,比如她幼年父母离异,辗转在父母亲和外婆家长大的经历,以及她自卑的性格,17岁的她就随母亲来到野三关镇,后来又去了福建一家鞋厂打工等等,媒体的报道,都增加了公众对这个普通女孩的同情。案发时,一直在外地打工的邓玉娇回到镇上刚刚三个月。

  《南方都市报》记者 龙志 同期

  当时我采访到第一次跟她接触的一个妇女,在镇上的朋友也多起来了, /可能后来就变得穿衣服或者时尚一点。别人会经常说她,您想在一个镇上,她穿的衣服还很时尚,最主要是她的回头率又高,长的比较标致,/ 她戴着眼镜,平光的,没有度数的眼镜,她走路又像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的,别人觉得有点反差,就会跟她父母讲,但是对这个事她也不那个,别人讲别人的,她自己做她自己的。/但是他们都一致认为这个姑娘是心地蛮善良,挺好的。

  解说词:

  命运就是这样,如果不去这家宾馆打工,如果那天不碰到邓贵大,22岁的邓玉娇,现在应该还只是一个去城市打过工,因为爱美而个性鲜明,跟小镇多少有些格格不入的普通女孩。因为小时候的朋友在雄风宾馆工作,不希望父母担心的邓玉娇,瞒着母亲去雄风宾馆的梦幻城当了KTV服务员。而娱乐城所在的野三关镇,虽然是地处偏远的鄂西,但由于紧邻318国道,娱乐业、饭店业一直兴盛,出入娱乐场所在当地也不算新鲜。于是,在梦幻城KTV工作刚刚一个月,邓玉娇就碰到了经常出入娱乐场所、并在那天要求她提供异性洗浴服务的镇招商办主任邓贵大,命案的发生和命运的改变,就发生在那一刻。

  中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 田文昌(电话采访)

  到底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还是正当防卫,这个东西要非常全面的、具体的了解情况才能发表意见,否则你很难讲。大家只是一种猜测,是一种关注,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最终还是应当恢复到法律程序当中去。

  《南方都市报》记者 龙志

  最新的进展就是现在案件已经移到恩施州公安局了,之前是巴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今天湖北省公安厅的人过来了解情况,来会见他母亲来。

  解说词:

  就在本周,根据巴东县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的最新通报,“邓玉娇案”已经转由湖北省恩施州公安局组织侦办,湖北省公安厅派员指导办案。而就在本周四,“邓玉娇案”新闻信息发布中心成立,而邓玉娇工作的雄风宾馆因为涉嫌色情服务,经理也已被依法传唤。

  就在外界发生一系列变化的同时,22岁的邓玉娇还被关押在巴东县看守所,她需要的是法律的公正判决。本周,巴东县政府发言人就表示:“邓玉娇案”目前尚在侦办阶段,一旦公安机关侦查终结,他们将及时予以公开。邓玉娇案一定会得到公正、公平的处理。而这,也是所有关注邓玉娇案件的人们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主持人:

  同情是合理的,对一些丑恶现象的愤怒,因而产生的情绪也似乎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是,在公众的声音此起彼伏,众说纷纭的时候,邓玉娇一案的判决,却必须冷静公正,必须要找出事情的真相,还大家以最大的公平,而不是仅仅因为大家的声音很高,或者视线很多。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s/2009-05-23/230617876764.shtml

最近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