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曾万里追凶擒纳粹杀人狂

时间:2019-08-14  author:仉篪洹  来源:永利皇宫官网  浏览:151次  评论:46条

  纳粹德国的高官阿道夫・艾希曼是在犹太人大屠杀中执行“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人,被称为“死刑执行者”。1960年,他在阿根廷被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捕获。然而,他在纳粹德国战败后的15年逃亡生涯仍然是德国政府的机密。如今,一名德国记者正在向德国联邦法院起诉,要求公开这些文件。但德国联邦情报局竭力反对,理由是会影响与外国情报机构的合作。有知情者透露,德国情报机构反对文件公开的真正原因是,这份文件中记载着当年联邦德国政府帮助阿道夫・艾希曼逃避审判,逃亡阿根廷的证据,一旦公开,国际影响将不堪设想。

  □ 快报记者 潘文军 编译

  逃到阿根廷

  杀人狂变身“逍遥王”

  阿道夫・艾希曼于1906年在德国出生,8岁时随父母迁居到奥地利。1932年,他加入纳粹党,并逐步成为党卫军的一员。1934年,他被任命为纳粹达豪集中营的头目。不久,他加入了盖世太保司令部的犹太人事务部。1936年,又被任命为犹太人事务部的头头。为了掌握对付犹太人的手段,艾希曼不遗余力地向众位纳粹头目“学习”,甚至还去巴勒斯坦收集情报。1938年,艾希曼被派往奥地利,其后又被派到捷克斯洛伐克和东欧的纳粹占领区。

  1942年,艾希曼去了波兰。此时,他已拥有直接驱逐犹太人、屠杀犹太人的大权,并成为屠杀200万犹太人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就是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发明了用煤气毒死犹太人的所谓“高效率屠杀”。二战结束后,艾希曼被捕入狱。但后来,他设法从狱中逃走,到了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化名克莱门特与妻子和3个儿子一起生活。

  儿子“不懂事”

  为美女竟炫耀老爹历史

  1951年9月1日,以色列全国性的情报安全机构摩萨德建立,该机构的首要任务是把在逃的纳粹战犯缉拿归案。为此,摩萨德专门组建了负责追踪、缉拿纳粹战犯的301特遣队,由父母惨遭党卫军杀害的波兰犹太人施米尔・托莱达诺任队长,下辖450名精兵强将。在摩萨德制定的10名急需抓捕的战犯名单中,艾希曼的名字高居榜首,只是因为线索太少,摩萨德多年都不曾发现他的踪迹。

  工夫不负有心人。1957年秋,摩萨德的猎手们终于发现了艾希曼的蛛丝马迹。该线索的最初发现者是一位带有一半犹太血统的18岁姑娘罗泽・赫尔曼。貌似天仙的罗泽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郊的奥利沃斯区,是当地公认的“皇后”。几乎所有未婚的小伙子,都把同她结婚视做自己最美好的愿望。

  1957年秋天,一个20岁的德国移民小伙尼古拉斯・艾希曼,也加入了追求罗泽的行列。尼古拉斯“泡妞”的资本并不是自己家庭的当今和未来,而是父亲的“光荣历史”。“我父亲当年是德国军队的一位高官,他不仅指挥陆军,还能调动党卫军……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完成元首交给的任务,把犹太人统统消灭掉。”望着美丽的罗泽,尼古拉斯说什么也想不到这位小仙女会是半个犹太人,更没有想到自己成了父亲的第一个掘墓人。

  女特工“钓鱼”

  艾希曼身份终暴露

  罗泽回家之后,一股脑把自己的气愤倒给了父亲。罗泽的父亲洛塔尔・赫尔曼是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幸存者,有一天,他的妻子读到这样一条消息:联邦德国法兰克福总检察长弗里茨・鲍威尔博士正在寻找党卫军头目艾希曼,据说此人目前蛰居阿根廷。赫尔曼一下子愣住了,立即联想到女儿那位奇怪的追求者。

  他们驱车前往,找到了查卡布科大街4261号,发现上面挂着“达古特宅”和“克莱门特宅”两块门牌。赫尔曼确信自己发现了艾希曼的踪迹,立即让妻子给鲍威尔写了一封信,随后鲍威尔博士秘密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以色列。摩萨德首脑伊塞・哈雷尔接到情报后,派出侦察员于1958年1月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进行调查。不料,狡猾的艾希曼离开了原住址不知去向。

  一年后,哈雷尔再次派出一名女特工和两名男特工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聪明的女特工迪娜・罗恩想出一条妙计,她物色了一个机灵的小听差,“把这个小礼品盒送给一位绅士,但是千万别让他知道是谁送的,也决不能让旁人得知此事。”

  虽然艾希曼搬了家,但是这个小听差很快就找到了艾希曼的儿子小克莱门特的工作单位,并记下了他的摩托车车牌号。特工们经过深入调查终于搞清楚:化名为里卡多・克莱门特的阿道夫・艾希曼最近到图库曼省的梅塞德斯汽车制造厂做工了。

  你跑不了了

  摩萨德首脑亲自出马缉凶

  得到时任以色列总理本・古里安的同意后,哈雷尔立即挑选11名精干的老手,组成了特遣行动小组。但是如何把艾希曼从阿根廷弄到1.6万公里之遥的以色列来呢?当时以色列航空公司没有飞南美的航班,要是专租一架以色列飞机又太惹人注目。而且阿根廷正在庆祝独立150周年,希望世界各国元首前来参加庆典,因而对安全十分敏感。恰好以色列领导人也受到了阿根廷政府的邀请,准备乘专机前往。哈雷尔灵机一动:可以利用这架专机返航时将艾希曼带回以色列。

  5月11日19时25分,特遣行动小组的汽车驶抵目的地。第一辆车上的特工假装汽车出了故障,停在路边“进行修理”。第二辆车则静静地停在停车道上。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艾希曼却迟迟未来。20点已经过了,行动小组刚想撤兵回营,艾希曼却出现了。第二辆车立刻打开大灯,对着艾希曼射出刺眼的灯光,紧接着几名特工向他猛扑过去,一下子把他塞进汽车。

  5月19日,以色列国家航空公司的“布列塔尼亚”号专机飞抵布宜诺斯艾利斯。5月20日20点左右,特工们换上了以色列国家航空公司的制服,艾希曼也被套上了一件。摩萨德的医生给他注射了一针药力很大的镇静剂,足可使他在几小时内毫无知觉。1960年5月21日0点05分,“布列塔尼亚”号专机从布宜诺斯艾利斯机场升空,朝以色列飞去,这次特遣行动终于成功了。

  1961年4月,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审。1961年12月15日,艾希曼以屠杀200万犹太人的罪行,被定为反人类罪、反犹太罪,以及参加犯罪组织罪而被判处绞刑。1962年5月31日,艾希曼伏法受刑。1962年6月1日,在太阳还未升起之际,以色列人把艾希曼的骨灰倒入远离海岸的大海之中。

  相关新闻

  艾希曼逃跑细节

  该公开了

  阿道夫・艾希曼被捕已经50年,但是德国联邦情报局仍然不想将这些记载了战后联邦德国政府行动细节的文件对公众开放。目前,莱比锡的一家联邦行政法院正在检查关于艾希曼的4500页文件,只有有权做出判罚的3名法官才能看到这些文件。他们很快就会决定这些文件是否要继续保密,还是向公众开放。

  德国联邦情报局认为,这份文件必须保密,因为文件中所载大部分资料是由一个未透露名称的外国情报部门提供的,一旦文件公开,势必影响德国和其他国家情报部门未来的合作。此事引起了人们的大量猜测,很多人猜测情报的来源是以色列摩萨德,因为正是摩萨德在1960年抓获了艾希曼。

  不愿公开难道另有隐情?

  阿根廷著名记者、战后纳粹逃犯专家乌基・格尼对这些文件很感兴趣,他认为所谓保护国外情报来源只是个烟雾弹,“他们可以很容易地编纂情报机构的名称和告密者的名字。除了德国情报机构自己,这份文件不会让任何情报机构难堪。”格尼表示,文件将会泄露当时联邦德国政府帮助纳粹战犯逃脱审判的事实。

  格尼曾经写过一本《真实的敖德萨》,书中描述了阿根廷庇隆政府如何帮助纳粹战犯的细节,比如纳粹战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自由自在地生活,联邦德国驻外事务处人员和纳粹战犯参观同样的建筑,喝着同样的啤酒。艾希曼在那个团体里根本就不需要隐藏自己的行踪,联邦德国大使馆甚至用本名给他的妻子和孩子发了护照。

  律师来勒・奎伦认为,文件中最具爆炸性的内容应该跟艾希曼如何逃离德国有关,“喜欢夸夸其谈的艾希曼一定讲述了是谁帮助他逃离了德国和欧洲,以色列对这些信息一定非常感兴趣。”

  “隐瞒事实是可耻的”

  当年的联邦德国政府不愿意追捕纳粹战犯是有据可查的。前奥斯威辛检察官、法兰克福总检察官弗里茨・鲍威尔曾千里迢迢跑到以色列提供艾希曼在阿根廷的行踪。他不告诉自己政府的原因是他根本不信任联邦德国政府会去抓捕艾希曼。

  阿道夫・艾希曼的儿子里卡多・艾希曼是柏林的考古学家,他曾一再表示对父亲的厌恶,并主张公开所有的文件。他说:“不管我父亲在文件里说了什么,为了学术的原因,也该公开了。”

  奎伦相信莱比锡的审判会给出一个公平的结果。他说:“我们认为大量文件会被公开,虽然很多内容会被删除。”格尼则认为,文件的公开不仅不会损害德国政府的声誉,反而将有助于提高德国政府的声誉。他说:“无论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联邦德国政府做过什么,直到今天还想试图隐瞒事实才是可耻的。”